您的位置: 首页 > 中医药文化 >

意想不到的健胃消食首选药!

时间:2020-09-08 10:52来源:云南中医发布人:黄秋实浏览:

   到健胃强胃的中药,大家的首选是什么?四君子汤的君药人参?如果要消食化积,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应该是山楂、神曲、麦芽的“焦三仙”组合。

  但是在“脾胃学说”创始人、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李东垣先生眼中,强胃+消食的最佳组合却不是人参和山楂,而是枳术丸这张两味药的“冷门”方剂。

  枳术丸

  治痞消食,强胃。

  枳实(麸炒黄色,去穣)一两,白术二两。

  上同为极细末,荷叶裹烧饭为丸,如梧桐子大,每服五十丸,多用白汤下,无时。白术者,本意不取其食速化,但令人胃气强,不复伤也。

  白术强胃?为什么不是人参、党参?枳实消食?为什么不是神曲、山楂?

  白术重在健胃运脾,而不重在补益脾胃。枳实重在下气降胃,而不重在消食化积。胃降则食积去,胃健则不复伤。

  白术用量倍于枳实,治疗着眼点在于强胃、在于不复伤,而不仅仅在于消食。如着眼于消食化积,可用后世的保和丸。

  枳术丸中以保和丸易枳实,即《丹溪心法》中的大安丸。

  荷叶裹烧饭,应该是荷叶烧饭。“裹”当是衍生。

  

       以枳术丸为基础,李东垣将其进行加味,针对不同情况创制了多首调理脾胃的经典方。

  橘皮枳术丸

  治老幼元气虚弱,饮食不消,脏腑不调,心下痞闷。

  枳实(麸炒去穣)、橘皮,以上各一两,白术二两。上件为细末,荷叶烧饭为丸,如梧桐子大,每服五十丸,温水送下,食远。

  夫内伤用药之大法,所贵服之强人胃气,令胃气益厚,虽猛食、多食、重食而不伤,此能用食药者也。此药久久益胃气,令不复致伤也。枳术丸加橘皮,久久益胃气。

  橘皮,《汤液本草》:“《心》云:导胸中滞气,除客气。有白术则补脾胃,无白术则泻脾胃。然勿多用也。”

  元气由谷气所养,脾胃健,饮食进,元气自然得补。不用人参、黄芪,而有治老幼元气虚弱之妙。

  治疗饮食伤,如着眼于邪气(积食),可用神曲、山楂、莱菔子消食,可用大黄、芒硝、巴豆泻下。食积去,腑气畅,即为治愈。且在一定程度上,用量越大,药力越大,见效越快,疗程越短。

  如着眼于正气(脏腑),则需权衡胃气的强弱,积食的多少,药物对胃气的影响,积食去后胃气能不能恢复强健等等。治疗的目的不仅仅是积食去,更主要的是胃气强,能食而不积。此时用药,需斟酌补泻比例、剂量大小,而忌急功近利。

  着眼于邪气,是治疗外感病的思维;着眼于正气,是治疗内伤病的思维。

  “内伤用药之大法,所贵服之强人胃气”,这句话应该成为中医临床的一句名言。

  “久久益胃气”,言下之意不急于求成,王道缓图。

  《名医杂著》载一案:“吾妻尝胎漏,忽日血大崩,遂晕去,服童便而醒,少顷复晕,急煎服荆芥,随醒随晕,服止血止晕之药不效,忽然呕吐。

  予以童便药汁,满于胸膈也,即以手探吐之,少间吐出米饭及齑菜碗许,询问其由,适方午饭,后着恼,故即崩而不止。予悟曰:因方饱食,胃气不行,故崩甚。血既大崩,胃气益虚而不能运化,宜乎服药而无效也。

  急宜调理脾胃,遂用白术五钱,陈皮、麦芽各二钱,煎服之。服未半而晕止,再服而崩止,遂专理脾胃,服十数剂胃气始还,然后加血药服之而安。若不审知食滞,而专用血崩血晕之药,岂不误哉!”

  案中用方可看作橘皮枳术丸加减方。本案可贵之处:一是面对血崩能想到治疗“食滞”;二是治疗食滞能想到用枳术丸加减方。

  版权声明

  本文选自悦读中医,由云南中医编校推荐发表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